2018重庆国际手机展

中国反垄断机构正式立案调查美光三星海力士

5月31日,中国反垄断机构派出多个工作小组,分别对三星、海力士、美光三家公司位于北京、上海、深圳的办公室展开“突袭调查”和现场取证,标志着中国反垄断机构正式对三家企业展开立案调查。
   继去年12月和今年5月相继约谈三星、美光后,中国反垄断机构已于近日启动对于三星、海力士、美光三家企业的调查,内容可能涉及三家厂商在近年来DRAM市场的价格飞涨以及业界反映的产品搭售问题。
 
  5月31日,中国反垄断机构派出多个工作小组,分别对三星、海力士、美光三家公司位于北京、上海、深圳的办公室展开“突袭调查”和现场取证,标志着中国反垄断机构正式对三家企业展开立案调查。
 
  三大存储巨头遭中美监管机构调查
 
  去年12月底,集微网独家报道了中国反垄断机构约谈三星的消息,彼时DRAM正经历破纪录的七季连涨,无论是给下游企业还是消费者都带来巨大的压力。
 
  发改委方面当时表示,已注意到DRAM行业价格的飙升,将会更多关注未来可能由行业“价格操纵”行为引发的问题,可能存在多家公司协同行动,推高芯片价格,谋求获利最大化的行为。
 
  5月中旬,从消息渠道获悉,中国反垄断机构对美光进行了约谈。主要原因是标准型内存价格连续数季高企,对中国厂商造成高成本负荷。同时,美光涉嫌限制设备商供货给福建晋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妨碍公平竞争。
 
  三大巨头有碍公平市场竞争的行为以及部分企业的举报推动了此次中国反垄断机构调查的启动。
 
  行业分析人士指出,由于DRAM生产周期长达八周以上,从投入资本支出后,到新增产能、颗粒产出更长达至少一年,DRAM厂商最容易在反垄断条文中“限制商品中销售数量”被调查。
 
  而从近二十年来DRAM产业发展,以及市场价格变化周期看,也存在过行业巨头利用市场支配地位操纵价格的事实。
 
  2006年,美国司法部便曾以1999年-2002年操纵市场价格为由,向三星、尔必达、英飞凌、海力士等企业提起诉讼,共计罚款约7.3亿美元,其中三星罚款3亿美元。
 
  上个月,三星、海力士以及美光便在美国遭遇诉讼,这三家企业被指控在2016-2017年间,互相勾结,限制市场上各种DRAM产品的供应,从而人为地推高了DRAM价格。
 
  诉讼律师提供的证据包括2016年3月30日,美光科技询问三星电子和海力士公司,能否削减产量。同时,美光科技高管称,公司不会单方面减产,并向竞争对手表示,“我们的目标不是市场占有率”等。
 
  目前,美国方面的诉讼还在进行中,如果最终认定三星等参与了市场价格操纵等行为,并作出处罚结果,中国反垄断机构可能会参考在这一方面实施的处罚措施。
中国反垄断机构正式立案调查美光三星海力士
  三星攫七成利润美光领跑价格涨幅
 
  数据显示,2016年6月1日到2018年2月1日,4GB的DRAM内存价格上涨了130%。仅在2017年,DRAM内存价格就上涨了47%,创下近30年来最大涨幅。
 
  而目前看,寡头独占局面下DRAM市场价格高企的态势还将进一步延续。
 
  据集邦咨询的数据,2018年第一季存储器三大厂商三星、海力士、美光在DRAM产业的市占率分别为44.9%、27.9%、22.6%,合计共占95.4%的市场份额。而今年第一季全球DRAM总营收较2017年第四季成长5.4%,再创新高。
 
  三星依然稳坐DRAM产业龙头,第一季营收再度创下历史新高达103.60亿美元,较上季成长2.9%。路透社的报道称三星每出售一美元的DRAM芯片,就会获得70美分的营业利润。
 
  海力士第一季营收达64.32亿美元,较前季成长2.2%。美光今年上半年持续扮演市场中的价格领导者,价格上涨幅度高于其他两家韩厂,第一季价格上扬幅度超过10%,带动营收达52.13亿美元,季增14.3%。
 
  美光集团仍旧维持第三,但今年上半年美光持续扮演市场中价格领导者角色,价格涨幅高于三星、海力士。一季度美光DRAM价格上涨幅度超过10%,带动营收达52.13亿美元,季增14.3%,市占率较前一季提升约2个百分点。
 
  集邦咨询指出,三大DRAM厂商今年首季营业利益率已达50-70%,不仅是历史最高,该产品的获利能力甚至超过技术层级更高的中央处理器(Application Processor),此现象史上未见。
 
  目前,为了应对DRAM上涨的情况,以及受NAND制程的影响,三星、海力士纷纷将NAND产线进行调整,转换为DRAM产线,但目前转换还在进行中,需要时间,另一方面,这些大厂自身也并非有足够强的动力加速DRAM产能的释放,尽可能拖慢节奏也有助于其获得因价格上涨而带来的红利。
中国反垄断机构正式立案调查美光三星海力士
  中国存储产业承压
 
  DRAM价格的持续高涨,在让三大巨头获利颇丰的同时,给下游产业链以及消费者端带来不小压力。特别是对于DRAM高达20%,存储器最大需求市场的中国而言。
 
  以DRAM应用广泛的手机行业为例,近年来DRAM价格的上涨不仅将考验各智能手机大厂的供应链管理能力,也给中低端机型以及小规模的手机品牌带来沉重的成本压力。在目前智能手机行业发展增速放缓,消费者购机动能不足的情况下,由上游元器件上涨引发的成本恐慌正在整个行业蔓延。
 
  一位手机行业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去年的DRAM涨价潮中,DRAM每个季度涨价幅度都超过20%。“每次都说缺货,而涨价后却从未发生缺货现象。”该人士表示。部分手机厂商也已向中国反垄断机构提交了相关的举报材料。
 
  今年是中国存储产业发展的关键节点,目前我国存储领域已形成包括发展NAND FLASH的长江存储,专注移动式内存的合肥长鑫以及致力于利基型内存的福建晋华三大阵营,从三家厂商目前的进度看,其试产时间预计在2018年下半年,量产时间会集中在2019年上半年。
 
  在这种局面下,尽管短时间内,中国存储企业并不会对三星美光等巨头构成威胁,但在国家政策和资金扶持下的中国存储产业快速崛起,显然会另三星美光等巨头忌惮。未来随着DRAM产能的进一步释放,中国存储企业也势必将面临行业巨头发起的价格战、诉讼战等打压手段。
 
  美光已开始限制设备商对福建晋华进行供货,这对于正处于试产阶段的福建晋华而言无疑形成了重大压力和挑战。
 
  中国反垄断法最终目的在维护市场的公平竞争,任何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不得滥用该市场优势来操弄价格,或者实施其他垄断行为。而从目前的情况看,三星美光等行业巨头的做法已经涉嫌违反了中国反垄断法的相关规定。
 
  此次中国反垄断机构正式对于三家厂商展开立案调查,将有益于公平市场竞争的环境建立和维护,以及存储产业的健康发展。
读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手机报报道,请狠戳这里寻求报道
相关文章
精彩评论:
0  相关评论
热门话题
推荐作者
热门文章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