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重庆国际手机展

中兴通讯董事长将空降 复工时间不明

外界普遍关心高管大换血之后,谁来掌舵中兴?知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中兴从原来的创业元老中找人才能稳住局面,因为从外面调来的人并不了解中兴。
   6月13日收盘后,中兴通讯发布公告称,将于本月29日上午9时在深圳总部召开2017年度股东大会。其大股东中兴新通讯提交了关于修改《公司章程》及《董事会议事规则》有关条款、选举非独立董事、选举独立非执行董事的三项临时提案,要求在上述股东大会上审议。
中兴通讯董事长将空降 复工时间不明  
  其中,关于《公司章程》拟删掉“董事长必须从担任公司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三年以上的人士中产生”,另将两条款变更为独立非执行董事要求细化。
  
  除此之外,股东大会将审议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董事会工作报告、监事会工作报告、综采工作报告、财务决算报告及利润分配预案。中兴通讯计划为其股东每10股派发3.3元人民币现金。股东大会还将就聘任2018年度境外审计机构、公司拟申请综合授信额度等多项议案表决。
  
  公告显示,此次股东大会要批准中兴通讯向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300亿元人民币的综合授信额度;向国家开发银行深圳市分行申请60亿美元的综合授信额度;中兴通讯为中兴香港中长期债务性融资提供金额不超过6亿美元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的议案。
  
  高管面临大换血,股权结构将变化
  
  外界普遍关心高管大换血之后,谁来掌舵中兴?知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中兴从原来的创业元老中找人才能稳住局面,因为从外面调来的人并不了解中兴。
  
  据接近中兴的知情人士表示,在接下来的三十天,中兴各方应该对其股权结构进行协商,预计会有一定的调整。
  
  一位中兴前员工告诉记者,关键还是看后续中兴的股权结构怎么变。如果没有大变化,那么从原来那波创业元老里面挑一些就行了。如果要维先通退出,现在所有高级副总裁以上的高管又都解雇,那么确实就找不到什么合适人选了。但删除了上述条款,表明董事长或空降。
  
  多位接近中兴高层的人士透露,从目前的条件来看,中兴董事长一职将空降,“诸为民大概率成为总裁”。
  
  1966年出生的诸为民是一位“老中兴”,这次被提名为第七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任期自本次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公司第七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时(即2019年3月29日)止。
  
  目前上市主体中兴通讯的最大股东是深圳市中兴新通讯设备有限公司(简称“中兴新”),持股30.34%,而中兴新大股东是深圳中兴维先通设备有限公司(简称“中兴维先通”),持股49%。中兴维先通是由侯为贵及38名早年中兴创业元老及现任中兴高管作为自然人100%投资的私人公司。其董事长侯为贵持股18%,殷一民持股5%。
  
  作为双方和解协议的一部分,中兴需要在一个月内更换公司和中兴通讯的全部董事会成员,现任高级副总裁及以上所有的高层领导。12日公告指出,更换董事会成员后30日内,中兴通讯应在董事会设立由三位或以上的新独立董事组成的特别审计/合规委员会。董事长可担任该委员会委员,但不可担任该委员会主席。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中兴解除了两位高管的职务。中兴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徐慧俊,以及负责公司运营的黄达斌(Huang Dabin)已不再履行其常规职责。
  
  记者查询工商注册信息后发现,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在今年5月29日,进行了高级管理人员备案(董事、监事、经理等)变更。
  
  2016年4月5日,中兴召开第七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会议审核通过董事会、公司高管提名。公告显示,新一任高级管理人员任期自公司本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公司第七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时(即2019年3月29日)止。
  
  2016年4月,中兴通讯发布公告称原CTO赵先明当选中兴董事长并兼任CEO,原CEO史立荣不在中兴新一届的高级管理人员之列,但仍当选第七届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此外,中兴原执行副总裁田文果、邱未召离任。据媒体报道,史立荣、田文果、邱未召均卷入了美国对中兴的出口禁运事件。
  
  8名新任董事会人选,多位是中兴系股东
  
  13日晚间,中兴通讯公告披露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共计5人,皆有中兴通讯控股股东的股东或间接股东的工作背景。其中诸为民和方榕曾在中兴通讯任职;独立非执行董事候选人共计3人,蔡曼莉具有证监会工作背景,而鲍毓明拥有中美两国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吴君栋拥有英格兰及威尔士和中国香港律师资格,并在上市与并购方面有经验。
  
  5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中,诸为民1991年开始在中兴半导体开发部工作,曾担任中兴控股副总经理;2018年任中兴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及其部分附属公司董事长、董事,兼任中兴维先通等公司董事,是中兴控股股东中兴新的股东。
  
  方榕,1995年开始在中兴新任职,2009年至今任中兴发展有限公司董事、常务副总裁,是中兴通讯控股股东中兴新的参股公司股东。
  
  此外,李自学、李步青均是中兴控股股东中兴新的股东,顾军营是中兴控股股东中兴新的间接股东。
  
  3名独立非执行董事候选人中,蔡曼莉2002年到2015年曾任职中国证监会,2015年至今任易瑞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杜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2016年至今兼任四川新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外部监事。
  
  此外,Yuming Bao(鲍毓明),具有中国律师资格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资格。吴君栋,拥有知识产权硕士学位,英格兰及威尔士和中国香港律师资格,在公司上市与并购方面有经验。
  
  仍受禁令影响,复工时间不明
  
  新京报记者从多个信息源获悉,中兴通讯员工最快将于6月14日复工。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中兴不仅全额支付了在职员工工资,为了留住海外员工甚至对新员工加薪。不过,对于复工消息,中兴通讯表示以公司公告为准。
  
  中兴通讯山东分公司员工向记者表示,目前公司还没通知具体开工时间。不过,公司在一个月前便通知“随时准备好”开工。按照公司要求,即使不能工作,也要做好随时开工的准备。开工是必然,我们也一直在努力做好这个准备。“在停工期间,我们工资照发,一线员工没受到影响,领导层有局部调整。”
  
  另据中国移动内部人士透露,此前派驻移动的中兴工程师,大部分是反包商(项目承包方),不算是中兴的正式员工,但合同是跟中兴签署的,也代表中兴在中国移动干活。自有人员,有的原来就驻场,跟进移动接口,就没撤出,不让干活,每天待着,工资按月照发。个别人员撤离。“项目承包方没活儿干就先撤了,用极低的底薪养着,但不少人借此机会离职了。”“目前仍未回归工作岗位,尚未复工。”
  
  据接近中兴的知情人士透露,对于中兴通讯而言,现在最关键的事情是在美国商务部的禁令结束以后,第一时间恢复对客户的产品交付和服务,恢复客户关系。同时重新建立内部员工、外部供应链、资本方以及媒体舆论对中兴的信心。
  
  12日中兴通讯公告显示,其将在BIS终止2018年4月15日拒绝令后尽快恢复受2018年4月15日拒绝令影响的经营活动。此外,根据新的和解协议,只有等中兴通讯支付完总额达10亿美元的罚款和4亿美元的保证金后,美国商务部才能解除中兴与美国公司业务往来的禁令。
  
  一位中兴通讯内部员工告诉记者,这段时间公司已经做好全方位准备,一旦拒绝令被解除,会第一时间恢复对客户和合作伙伴的服务,现在就是耐心等待美国方面解除拒绝令。
  
  中兴通讯披露的2017年年报摘要显示,其当年用于工资相关费用支出为211.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8.8%。未调整前的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合并子公司后支付职工工资等相关现金为39.03亿,同比增长3.1%。
读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手机报报道,请狠戳这里寻求报道
相关文章
精彩评论:
0  相关评论
热门话题
推荐作者
热门文章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