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研发力量 新思考蓄力绽放“第二春”

中国民营企业并购原日本上市公司的案例并不多见,不过可以想象到其背后的艰辛与不易。庆幸的是,现在她已经成为了一家具有日系血统的,拥有全球600多项专利,可以与国际大企业相抗衡的中国VCM的领军企业。

走进位于上海松江的新思考办公楼,第一眼就会看见对面贴满密密麻麻的专利墙。这面硕大的专利墙记录了两个时代,一个时代的结束,和另一个时代的诞生。它仿佛在向迈入这个大厅的人们诉说一个故事,丰富,沧桑,曲折,而又悠远。

中国民营企业并购原日本上市公司的案例并不多见,不过可以想象到其背后的艰辛与不易。庆幸的是,现在她已经成为了一家具有日系血统的,拥有全球600多项专利,可以与国际大企业相抗衡的中国VCM的领军企业。

“新思考成立之初就是希望能够在全球VCM马达市场上代表中国品牌,中国人自己的品牌。”这是上海新思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新思考”)技术总监郭利德博士在接受《手机报》采访时多次提到的一句话。

新思考“归来”,如何延续曾经老思考在VCM马达市场的“辉煌”?虽然今年已建成全球最大的VCM马达厂,但面对竞争日益激烈,众多中小型VCM厂商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几大巨头把握着主要的市场份额,新思考同样作为中国市场的新生企业,要如何做到“用三年时间成为全球第一的VCM公司”?

为此,新思考研发总监郭利德博士从公司的研发力量体系解构了公司的发展实力,这家在业界眼中被认为是“VCM企业黄埔军校”的新思考,在变身为一家中国企业之后,并没有停止创新的步伐;相反,在郭利德博士看来,新思考不仅吸收了老思考的原班研发团队,更是将研发创新传统进行了扎根式渗透。

扎根式渗透

企业的成长不能脱离内在技术的沉淀。

老思考时代的研发重心主要集中在日本,全球研发基地与领导高层也多以日本系为主,而伴随中国市场的崛起,客户需求的灵活性不断增强,老思考原有的产品布局开始跟不上市场变化的步伐。正是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新思考阎忠良董事长在研发布局上做了很大的调整,同时也为服务全球市场做了很好的铺垫。

但是无论是资本并购还是融资“造血”,经济是手段,“人”才是根本。

“新思考的研发团队大都是老思考延续下来的,日本多数团队成员的资历更是超过十年,例如全球第一颗VCM马达的研发者千代元原阳介与关口直树,现在仍是新思考的研发团队成员。”郭利德博士对《手机报》解释说,这种现象不仅体现在产品研发队伍上,包括设计、生产以及销售团队都是基本保留了其原班人马,人员流失率低于5%。

“中国企业收购日本企业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能够将原有团队保持的如此完整更非易事,阎忠良董事长位居首功。”郭利德博士说道。

如果了解阎董收购老思考的初衷,或许可以在其中发现一些端倪。阎董事长曾对《手机报》表示,“我希望中国企业在VCM马达市场有更多的话语权,凭借新思考保留下来的优秀研发实力融合对中国市场的开拓经验,能够与国际VCM企业抗衡,并更好的服务于国内的本土厂商”。这也是阎董事长之所以用“新思考”命名的用意,“新思考、新科技、新起点、新发展”。

正是基于这一核心,新思考的研发力量就好比一株参天大树,在不断汲取养分之后,愈发茂盛。

2014年新思考与台湾华立集团合资成立“华宏新思考公司”,进行闭环马达的设计和研发。同年底,以郭利德博士领军的华宏台湾研发团队整体加入新思考,并带入数十项微型马达相关专利。

与此同时,新思考将原有的VCM经验、台湾的控制电路和闭环马达OIS经验、韩国的压电技术材料上的经验,与日本以及上海所两大研发中心的经验进行了交错式的融合,不仅如此,新思考还与欧美多国含美国、英国及加拿大等多家公司持续专业技术合作,开发新型微型马达及手机摄像头相关技术。“只要国内客户提出需求,上海团队就能够做出快速反应,同时加入日本、美国、韩国以及台湾团队的技术经验,快速制定方案,快速生产,快速投放市场。”郭利德博士如是说。

研发费用年投入超3000万

研发投入就像“烧钱”。这一比喻再恰当不过。

“2014年新思考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大概有三千万到四千万,在整体营收中的占比超过10%。”一年可以投入上千万级的研发费用,在全球VCM企业中也并不多见。

郭利德博士坦言,如此大的研发费用,犹如一把双刃剑。

“研发投入主要取决于公司的经营策略方向,想要走长路还是走短路。如果是走短路的话,这些研发投入就可能成为公司的盈利附带,如果走长路,这些投入就会累积成无形价值与资产力,在后续可能带来爆发性的增长。”新思考阎忠良董事长以大视野,坚持向下扎根让路可以走长走远,支持研发投入毫不犹豫,追求产品质量绝不放松。

目前国内VCM市场竞争异常激烈,不少企业看到了VCM市场蕴藏的巨大机会,纷纷投资建厂,扩充产能,不少中小企业成长迅速。

自旭日移动终端产业研究所发布的“2015年1月摄像头马达出货量排行榜”显示,除了榜首的新思考出货量6.2KK外,美拓斯、贵鑫、比路、金诚泰、新鸿洲出货都已超过2KK。

对于新思考来说,追赶国际一线VCM厂商的脚步和拉大与国内二三项企业的距离,是其当前需要面面对的主要课题。对此新思考的策略是:摆脱传统获利,扎根研发。

“老思考的白木先生本身就是VCM这个产品的创意开发者,他自己也是走研究创造路线的专业技术人员,而我也是走设计开发出来的,因此整个公司在血液中就有着研发创造的传统。不仅如此,就我个人而言,从去年我才带领台湾团队融入新思考,在融入之前我是积累了台湾的一些模式跟运作制度,而经过这一年来在新思考的成长以及与日本团队的互动,更加感受到了日企制度下的严谨。”郭利德博士用他的工作感受道出了新思考的研发氛围。

新思考从高层再到整个研发队伍,都注入了技术创造的精神血液,但真正能够用来说明其研发能力的莫过于用创新产品的凸显。

在去年一年的时间里,新思考取得了十多项VCM专利技术,据郭利德博士透露,如果延续老思考以及日本、台湾、韩国、上海等方面的专利技术,新思考在全球范围内已有近600项技术专利。

全方位产品布局

去年11月,新思考在上海展出了Piezo潜望式3倍光学变焦马达样品,是全球最小、最轻的3倍光学变焦马达,并可实现变焦镜片组和对焦镜片组分别按0.5微米的间隔高精度位置控制。这一样品也引起业内人士的极大关注。

除了三倍光学变焦马达,新思考与英、美合作公司合作开发记忆合金式OIS马达,能够解决传统的OIS在推动力上的不足,推动高像素的镜头发展。“传统的OIS的推动力主要来自于电磁力,但是目前有两个方面的限制,推动力不足与马达尺寸过大的限。而记忆合金式的是利用记忆合金本身的收缩力量,能够提供远高于VCM式的OIS更大的推动力来达到更加稳定的防手抖成效。”据郭利德博士介绍,目前这种马达已经小批量出货,并且成功运用到了手机上。

在高阶产品上,新思考推出开环式的VCM加OIS光学防抖,以及闭环式的VCM加OIS光学防抖,“既能解决快速对焦、精准对焦的问题,又能在手动的情况下实现光学防抖的补偿。而在双向式马达上,新思考的研发愿景是希望将模组的高度降低到4mm以下。”

从产品线上,新思考已经有了完整的布局。据郭利德博士介绍,目前公司在新马达技术方面,新思考已经开发出拥有自己专利的滚珠式闭环马达、OIS马达、中置式马达(双向移动)、压电式马达、记忆金属OIS马达、线性马达等。而在VCM市场竞争中,新思考也已经做好了以高品质产品来应对市场考验的准备工作。

偕同客户开发创新产品

不仅在研发团队、研发力量、产品创新上,新思考都有了很好的积蓄储备,基于强大的研发知识体系,新思考随时与终端客户、模组客户站在创新开发前瞻产品的最前线,“新思考的销售团队具备丰富的马达专业与影像模组知识,新思考不仅只是销售马达,更是进一步的运用马达专业知识跟终端客户一起脑力激荡影像多媒体的创新产品。”郭利德博士透露,已经跟客户一起在进行几项创新的产品,新思考在近几年的“绽放”显然很可期。

读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手机报报道,请狠戳这里寻求报道
相关文章
精彩评论:
0  相关评论
热门话题
推荐作者
热门文章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