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持续普及南玻的光伏与防护玻璃,国产厂商却还抱着康宁看“笑话”

玻璃外壳其实就是智能手机的玻璃盖板,包括前玻璃保护盖板和后玻璃电池盖板。玻璃盖板是智能手机人机交互的主要界面,用户体验的好坏不仅决定了整机的视觉效果、触控灵敏性、握持的手感、信号的稳定、耐刮擦的能力、无线充电效率,甚至决定了手机能否通过跌落测试。
   近日针对华为受到美国进行进一步商务限制的新闻,有两张图不停的在科技圈内刷屏:一张是任正非以前在提到过的破飞机飞行图片,而另一张,则是日经中文网对华为手机零组件采购来源的拆解图。
特斯拉持续普及南玻的光伏与防护玻璃,国产厂商却还抱着康宁看“笑话”
  日经中文网的报道称,日本专业调查公司Fomalhaut Techno Solutions通过对华为Mate 30 5G版的拆解报告显示,华为5G手机的国产配件金额占比从25%提升至42%,而美国配件的依赖已从11%降至1.5%,仅剩下玻璃外壳等。
 
  玻璃外壳其实就是智能手机的玻璃盖板,包括前玻璃保护盖板和后玻璃电池盖板。玻璃盖板是智能手机人机交互的主要界面,用户体验的好坏不仅决定了整机的视觉效果、触控灵敏性、握持的手感、信号的稳定、耐刮擦的能力、无线充电效率,甚至决定了手机能否通过跌落测试。
 
  事实上据李星了解,华为早前曾向英国和欧盟知识产权局(EUIPO)提交了两份专利申请,分别是全新的Air Glass以及Super Sensing摄像头。外界还曾猜测Air Glass就是华为自研的玻璃盖板材料。
 
  早年的玻璃盖板加工工艺,康宁的盖板玻璃基板确实拥有一定的优势。不过随着近几年玻璃盖板加工工艺的进步,中国内地的国产玻璃基板开始在玻璃基板的技术指标上追上康宁的水平,而且在某些指标上还要超过康宁的水平。而华为也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导入国产玻璃基板的盖板玻璃产品。
 
  在中国内地,能生产玻璃盖板基板的企业有南玻A(SZ:000012)、东旭光电、凯盛集团、旗滨集团等,其中南玻集团更是建了全球最大的盖板玻璃量产产能。
 
  作为玻璃盖板使用的基板玻璃属于防护高铝玻璃类别,防护高铝玻璃最早应用在低速航载玻璃的非风挡夹胶玻璃上,由于效果不甚理想并没有完全在市场上应用起来。
 
  苹果公司在开发电子产品的时候,把相关的防护玻璃技术参数给了康宁,康宁本来拒绝为其提供物理钢化玻璃,因为生产难度太高,良率根本没法保证。后来苹果公司提出只是在显示屏化学强化基板玻璃上进行优化即可,康宁才根据离子交换化学强化原理,重新翻出高铝玻璃配方,替代普通的钠钙化学强化玻璃,从而完成了苹果公司的产品开发要求。
 
  苹果公司最终在二个月内完成了康宁高铝玻璃的认证,康宁也为这种当时表面强度最高的民用化学强化玻璃命名为大猩猩玻璃。后来在苹果公司对外公布了大猩猩玻璃的大概分子团结构特征和生产工艺要点后,日本的显示面板基板玻璃生产厂商及德国的肖特玻璃,也开始研发出了各自的化学强化玻璃。而高铝玻璃也因为在电子产品上的广泛应用,成为了玻璃市场上的一个大品类。
 
  随着中国内地以南玻为首的一些玻璃企业也开始为了中国的4G、5G行业应用,加大力度开始研发更适合中国内地本土市场的防护高铝玻璃产品,在优化玻璃行业的量产工艺,结合合理的玻璃分子团设计后,即便是南玻利用普通的单空气面浮法玻璃生产工艺,也能制作出性能类似与康宁、NEG和肖特玻璃三家厂商性能相似的产品,这些厂商都是采用双空气面下拉法玻璃生产工艺来生产产品,生产效率与批次产品稳定性,有时还不及南玻的大产能浮法玻璃产线产品。
 
  事实上,美国康宁是中国内地高档防护玻璃的主要供应商,但中国南玻却是美国特斯拉最主要的光伏玻璃与防护玻璃供应商。如果说康宁供应不了特斯拉的光伏玻璃是其产能受限外,那么中国内地的企业迟迟没有普及南玻的高档防护玻璃,则是整个科技与产业界的不自信所至。
 
  如果国内的科技与产业界,什么东西都还得让美国来推动中国内地的国产化替代,在没有压力或动力的情况下,连南玻的防护盖板玻璃都不愿一起来研发推广使用,那么也不能怪别人瞧不起了。
 
  事实上与科技界有关的一些贸易争端,很多时候都是一些基础技术与基础材料之间的竞争,如果你没有在基础技术与基础材料上做出应有的贡献,那么就很难获得先进经济体的信任与认同,之前的日本与美国之间的贸易摩擦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很多人认为日本与美国后面能够和平相处,是日本从各个层面的屈服。然而如果仔细的分析一下日本近三十年来的科技发展动态,你就会发现其实完全不是表面上的那样。
 
  日本近三十年来把大量的精力放到了基础技术与基础材料的研究上,并大力发展日本本土材料国产化替代,在日本本土企业内积极推行协同研发与协同验证技术体系,持续承担全球真正的基础技术与基础材料研究责任,从而获得了全球科技界与商业界的信任,并成就了日本今天在半导体、精细材料、生命科学领域的国际地位。
 
  实际上,去年日韩半导体贸易争端的时候,日本除了劳工法案问题外,另外还有一种观点,也是认为日本也指责韩国没有在基础技术与基础材料上的努力投入与付出,就分享半导体产业带来的庞大利润,其实也是在“偷窃”日本的科技成果。
 
  相信如果日本本土企业如果连自己国家生产的产品都怀有戒心,或不愿帮助其改善一起成长,仍然只是买进美国的材料与技术自己代工生产,然后再进行局部量产化技术优化后,以低价格倾销或非兼容体系进行行业破坏性倾销的话,日本仍然还是那个不受人待见的贸易大国,而不是现在的科技大国。
 
  所以,天天宣传国产化替代,却没有从基础材料、基础技术上进行中国内地本土化相互投资与扶持,只是专注于代工产能的拉升与贸易份额的增长,让新材料与新技术难以真正引导经济发展,造成全球以济通缩的话,要得到贸易伙伴的信任基础,仍然很难。
 
  如果一个连自己本土企业都不愿扶持,连最基本的“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都做不到,一家企业还谈什么其它的社会责任心与产业道德呢!
 
  近日有消息称,特斯拉计划于2020年在上海至伦敦的中国路段,铺设充电线路,使得纯电动汽车跨国出行成为可能。这将意味着中国境内将会增加一条支持纯电动汽车从东一直开到西的线路。消息称特斯拉计划于2020年在中国新增4000+个超级充电桩,其中包括V3、V2超级充电桩。
 
  结合早前特斯拉将把家用光伏和储能系统也推广到中国内地,南玻作为特斯拉的光伏玻璃与防护玻璃供应商,被一家美国公司带回到了中国内地的高端市场上来,不知道中国内地的所谓科技巨头们有何感想。
读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手机报报道,请狠戳这里寻求报道
相关文章
精彩评论:
0  相关评论
热门话题
推荐作者
热门文章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