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东家”变多了,为什么会是利好?

今年以来,紫光产品技术不断创新,比如,紫光旗下长江存储耗资10亿美元、历时2年研发成功了国内第一颗32层三维闪存芯片(3D NAND Flash),投资100亿美元的存储芯片工厂已进入量产准备阶段。紫光芯的发展,受到高度关注。
   9月4日晚间,紫光集团旗下三家上市公司紫光国微、紫光股份、紫光学大均发布公告称,清华控股分别与高铁新城、海南联合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分别向其转让所持有的紫光集团30%、6%股权。股权转让完成后,紫光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此前的8月11日,这三家上市公司已披露《关于实际控制人筹划转让紫光集团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提示性公告》,预告了清华控股正筹划转让所持有的紫光集团部分股权的事宜。
 
  靴子落地了!对紫光来说,利好还是利空?
 
  紫光集团,从2013年先后收购展讯、锐迪科,强势进入芯片业之后,在几年时间内迅速完成了在集成电路领域的生态布局,脱颖而出成为“中国芯”的标杆企业。今年以来,紫光产品技术不断创新,比如,紫光旗下长江存储耗资10亿美元、历时2年研发成功了国内第一颗32层三维闪存芯片(3D NAND Flash),投资100亿美元的存储芯片工厂已进入量产准备阶段。紫光芯的发展,受到高度关注。
 
紫光集团
  在最近的重庆智博会上,紫光展出近百枚芯片,组成一面“芯片墙”,引来观众驻足观看、拍照
 
  实际控制人的变化,是否会受到影响紫光的既定战略?
 
  这,不仅是紫光系股民关心的问题,也是所有关注紫光发展和心系中国芯发展的人所关心的问题。
 
  笔者认为,紫光集团实控人变更,不但不会影响到紫光的既定发展战略,反而是各方多赢的战略举措。
 
  由“一股独大”到“股权多元”:让“教育归教育、市场归市场”
 
  本次转让股权前,清华控股是紫光集团的控股股东,持股51%;另一家股东是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健坤”)持股49%股份。北京健坤由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创办的民营企业,赵伟国是北京健坤的实际控制人。
 
  这次股权转让后,紫光集团的股东更加多元,更加“混合”。其中清华控股的持股比例将降至15%,而高铁新城持股30%、海南联合持股6%,而北京健坤仍持有紫光集团49%股份。
 
  那么,清华为何要出让控股权?这要从一则《意见》说起。
 
  今年5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了《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该《意见》指出,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要坚持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方向,尊重教育规律和市场经济规律,促进高校集中精力办学、实现内涵式发展。
 
  而公告所称的,“转让部分股权的目的是清华大学为促进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办好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大学,决定推动所属企业的市场化进程,优化国有产权结构。”正是出自《意见》精神。
 
  有知情人士分析认为:国家对高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已纳入重要日程,高校资产统一监管是改革趋势,如有些地方已经在将校企纳入地方国资监管。
 
  显然,无论是此前清华控股启动旗下启迪系的重组,还是现在启动紫光系的股权重组,都是清华顺应改革大势、迅速落实高校企业国资体制改革的重要举措。
 
  据了解,在《意见》发布后,清华控股的控股股东清华大学制定了相关产业体制改革方案,“通过股权重组实现部分大型成熟企业的进一步市场化”是重要举措之一。
紫光集团
  赵伟国
 
  而紫光集团正属于“大型成熟企业”:紫光集团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综合性集成电路企业、全球第三大手机芯片企业。据赵伟国在重庆的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上透露,紫光集团2017年年在芯云业务上营收达到了600亿元,其中集成电路业务上营收200亿,网络、计算业务上营收400亿元,预计2018年紫光集团的营收会超过800亿。
 
  根据公告,股权转让后,清华控股与高铁新城、海南联合三方签署《共同控制协议》,对紫光集团实施共同控制。由清华控股一家绝对控股股东变成“三方共掌实控权”,对紫光集团来说,股权多元化对紫光意味着什么?
 
  有分析人士称,此举实现了紫光集团的股权的市场化,对清华和紫光集团都是好事,可以让“教育归教育,市场归市场”。
 
  就紫光集团来说,以前做决策,要经过清华控股,再经过清华大学,甚至还要经过行政主管部门教育部的审批,“流程较长,限制也较多”。而股权变更以后,引入高铁新城、海南联合这两家企业,变成“三方共管”,按企业规模办事,决策会更高效、更市场化。
 
  我们知道,紫光集团的主营业务是从“芯”到“云”,无论“芯”还是“云”都是竞争激烈、技术市场快速迭代的高科技产业,紫光目前在芯云领域都进行了战略布局,并取得了不少成绩。高效决策,肯定会更助于紫光的快速发展。
 
  而同时,需要指出的是,此次股权重组,清华并没有脱身,清华控股还是重要股东,还会为紫光发展提供技术资源。
 
  紫光集团引入高铁新城和海南联合:双向选择、双赢之举
 
  既然在校企体制改革大势下,清华控股退让部分股权是必选动作,那么,选择引入怎样的战略投资者,对紫光未来发展至关重要。显然,无论清华控股,还是紫光集团都希望引入有利于自身发展的战略投资者。那么,为什么是高铁新城和海南联合?这两新增的东家能为紫光集团带来什么?
 
  让我们看看这两家企业的资历和背景:
 
  高铁新城,全称为苏州高铁新城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是高铁新城管委会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主营范围为国有资产的投资、经营和管理;海南联合,全称为海南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海南省国资委下属企业,由海南省国资委直接持有53.56%股份,并通过海南发展持有其余46.44%股权。
 
  这两家企业地方国资企业,均为地方国资企业,背后都是地方政府。
 
  地方政府和地方企业,正是紫光要牵手合作的对象。近一两年来,紫光集团在对外收购布局基本完成后,转变战略思路,频频与各个地方政府合作,携手地方政府加快自身产业落地。
 
  通过赵伟国亲自奔走各地“游说”,紫光的战略布局得到很多地方政府的认可和支持。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与紫光集团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的地方政府至少10家以上。连云港、东莞、成都、天津、南京、合肥、杭州、厦门等地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
 
  紫光集团引入具有地方政府背景的高铁新城和海南联合,有利于紫光业务在地方落地,获得当地政府的资源支持。正如公告中所称:“紫光集团运营成熟、产业清晰,通过跨地域国有产权的合作,可以进一步提升紫光集团的发展潜力和竞争力,更好的发挥协同和整合效应,从而实现强强联合。”
紫光集团
  有分析人士认为,紫光引入苏州的高铁新城,可能是紫光集团与江苏省、南京市、苏州市合作的进一步延伸。此前,紫光集团不仅在苏州有多个项目落地,并和江苏、南京市政府达成合作协议。紫光南京半导体产业基地在2017年2月份正式开工建设,此外,紫光集团还将在南京投资约300亿元建设配套的IC国际城。
 
  而通过选择海南联合作为战略股东,开启与海南政府的合作,紫光看重的可能是海南作为自贸区,可能成为未来发展国际业务的“出口”。
 
  此外,海南联合与高铁新城均属于资产管理公司,不属于实业型企业,不会干涉紫光集团既定业务发展,未来双方也会有探索投资或资本层面合作的可能性。
 
  当然,股权交易合作是“你情我愿”的结果:不但清华控股和紫光集团要看高铁新城、海南联合的资历和背景,同样,高铁新城、海南联合选择战略投资紫光,肯定也是处于对紫光发展前景的看好。
 
  对于持股紫光集团比例达30%的高铁新城来说,此前与紫光已有合作基础。根据公告的信息,高铁新城的控股子公司高铁新城经济持有紫光股份全资子公司紫光数码小贷30%股权,高铁新城及其控股子公司高铁新城经济合计持有紫光股份子公司苏州紫光高辰60%股权。
 
  而隶属于海南国资委的海南联合,虽然此前没有与紫光有关联与深入合作,但在决定入资紫光集团之前,肯定也是经过认真调研和考量的。
 
  根据紫光集团官方微信平台上的信息:“6月29日,海南省副省长彭金辉一行莅临紫光集团进行调研,在听取赵伟国董事长对紫光集团战略布局和发展情况的介绍后,彭金辉副省长对紫光集团取得的成就表示高度肯定,还表示欢迎紫光集团到海南拓展相关业务,助力海南实现数字化产业转型升级。”从此消息,可以看出,海南也认可紫光、需要紫光。
读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手机报报道,请狠戳这里寻求报道
相关文章
精彩评论:
0  相关评论
热门话题
推荐作者
热门文章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