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瑞德:预计2018年全年亏损7.38亿至8.7亿

尽管今年上半年公司业绩下滑但仍然能维持盈利,相较之下,第三季度奥瑞德却出现大幅亏损。
   自奥瑞德2015年借壳上市以来,股价整体跌幅超过80%,投资人亏得吐血;而在借壳完成仅两年后,2017年4月奥瑞德宣布停牌一年至2018年5月结束,期间主要推动124亿元收购合肥瑞成100%股权的预案,然而经过一年的努力却还是以失败告终。除此之外,业绩也遭遇亏损,近日,奥瑞德发布业绩预告显示,2018年全年业绩亏损超7亿元。
 
  预计2018年全年亏损7.38亿至8.7亿
 
  1月28日,奥瑞德发布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8年1-12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70亿至-7.38亿,同比变动-1680.38%至-1440.60%,光学光电子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0.90%。
 
  公告中披露了奥瑞德业绩预亏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公司2018年上半年经营现金流不足,较大程度上影响到公司生产经营以及技术改良的推进,进而影响到全年度经营目标的落实和成本控制的达成。
 
  同时由于以下几项因素导致本期业绩出现亏损:受部分客户经营资金短缺的影响,公司应收账款未能按期回款,后续回款存在不确定性。对应的应收账款账龄较长,公司对相关的应收账款单独计提坏账准备22,100万元至26,000万元。2018年度,受蓝宝石下游LED市场的降价压力,蓝宝石材料和制品价格持续走低,公司对相关的存货跌价准备12,500万元至14,700万元、固定资产等资产计提相应的资产减值准备4,000万元至4,800万元。由于本年度金融机构贷款利率大幅上调,导致本期财务费用同比增加5,300万元左右。公司目前存在待定诉讼事项约51,400万元,有导致公司需计提坏账损失及或有负债的可能性,本公告中的业绩预亏数据中已考虑该项因素。
 
  据奥瑞德发布2018年半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奥瑞德营业收入约为6.1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34.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0.42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44.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0.13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41.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为-0.79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47.27%。
 
  关于主要会计数据和财务指标的变动原因,奥瑞德方面表示:营业收入增长主要由于本期蓝宝石制品销售量增长所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降44.62%,主要由于本期营业收入同比上涨带动毛利上涨,但同时财务费用及资产减值损失增加较大,导致公司净利润下降。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同比减少4,369.81万元,主要由于本期净利润同比下降所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24,544.76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24,544.75万元,主要由于本期银行承兑汇票方式回款增多,导致销售回款现金流入减少,同时采购货款支付货币资金同比增加所致。
 
  尽管今年上半年公司业绩下滑但仍然能维持盈利,相较之下,第三季度奥瑞德却出现大幅亏损。
 
  据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奥瑞德营业收入为8.3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9.0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173万元,同比下降44.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后净利润为-6722万元,同比减少269.03%。今年上半年,奥瑞德这一数据为-1290万元。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前三季度奥瑞德的营收呈增长状态,但是业绩却由盈转亏,且扣非后净利润亏损额度扩大。
 
  另外,数据显示,奥瑞德报告期内营业成本同比增长了23.02%。奥瑞德分析,营业成本随营业收入增加同比增长,由于公司整体毛利率水平下降,成本上涨率高于收入上涨率。
 
  公告还显示,奥瑞德前三季度的财务费用同比增长120.33%,达到了8260万元。奥瑞德分析,主要由于本期新增非金融机构贷款,同时贷款利率同比大幅上涨,导致财务费用增加。此外,公司资产减值损失达到7.84亿元。
 
  奥瑞德称,本期与新航科技原股东签订补充协议,调减超额业绩奖励7.5亿元,同时本期计提应收款项坏账准备、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导致资产减值损失增加。
 
  业绩承诺相关补偿未兑现
 
  奥瑞德当前面临的问题不止于业绩。根据三季报显示,奥瑞德的业绩承诺相关补偿事项迟迟未获履行。
 
  据悉,奥瑞德的奥瑞德属于电子元器制造业下光电子器件及其他电子器件制造业。主营业务为蓝宝石晶体材料、蓝宝石晶体生长专用装备及蓝宝石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硬脆材料精密加工专用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3D玻璃热弯机研发、生产和销售。2015年,奥瑞德借壳西南药业上市。彼时,奥瑞德100%股权评估值约为37.66亿元,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左洪波及褚淑霞,二人系夫妻关系。
 
  同年,交易双方签署了《盈利预测补偿协议》,此次重组的业绩承诺方承诺奥瑞德在补偿期间实现的累积实际净利润数额(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合并净利润)不低于累积预测净利润数额,即2015年实现的实际净利润数不低于27879.59万元,2015年与2016年实现的累积实际净利润数不低于69229.58万元;2015年、2016年与2017年实现的累积实际净利润数不低于121554.46万元。
 
  2018年4月28日,奥瑞德发布2017年年报和更正报告,公司2015年、2016年、2017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约为2.88亿元、4.29亿元、0.33亿元,三年实现的累积实际净利润约为7.5亿元,业绩缺口约为4.66亿元。业绩承诺没有完成,则意味着业绩承诺人需要履行承诺进行补偿。
 
  根据当时签订的协议,奥瑞德控股股东左洪波、褚淑霞夫妇,以及李文秀、褚春波四人为第一顺序补偿义务人,首先以股份方式进行补偿。就此,上市公司5月28日已向四人发布了《业绩承诺补偿通知函》。今年7月5日重庆证监局也向上述四人下达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要求四人在收到决定之日起30日内履行业绩补偿义务。不过,时至今日,这一业绩承诺相关补偿仍未履行。就这一事项,奥瑞德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若有确定的补偿方案,上市公司将及时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多笔债务纠纷,控股股东左洪波、褚淑霞夫妇持股已经全部被司法冻结。
 
  据奥瑞德2018年9月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左洪波持有总股本的19.00%,累计冻结(轮候冻结)的股份占其持股总数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19.00%。因业绩补偿所需赔偿股份数量较多,上市公司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
 
  奥瑞德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另外,笔者注意到,除了业绩补偿问题,奥瑞德还因一笔欠款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1月23日奥瑞德发布《关于公司、子公司及控股股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公告》称,上市公司、自家全资子公司、公司控股股东左洪波和褚淑霞,均被武汉市中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公告显示,此次奥瑞德被列为失信人,主要是因为一笔8000万元的短期借款。而除了此次债务纠纷,公司今年1月份也曾两次发布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涉及诉讼的公告,涉及债务纠纷金额达数亿元。
 
  根据查询1月17日公告发现,2017年11月29日,当代瑞通与奥瑞德有限签订了《借款合同》,约定奥瑞德有限向当代瑞通借款8000万元,借款期限2日,即自2017年11月29日至2017年11月30日,按日支付利息,借款利息为年利率36%。
 
  不过,上述借款迟迟未能足额偿还。奥瑞德公告的诉讼进展情况显示:截至2018年2月22日,奥瑞德有限尚欠当代瑞通本金6776.4万元,罚息19.74万元。
 
  各方也曾经达成《调解协议》,且法院曾经下发民事调解书。但直至2019年1月22日晚间,奥瑞德公告显示,奥瑞德有限尚未按照民事调解书的约定向当代瑞通按期足额支付款项,公司及控股股东左洪波、褚淑霞作为担保人未履行连带清偿责任,故上述各相关人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不仅如此,2019年1月17日公告显示,因为上述事项,奥瑞德的子公司奥瑞德有限,以及多家孙公司的股权因相关诉讼被冻结。
 
  总的来说,奥瑞德现在的资金链非常不乐观,不仅是2018年全年业绩亏损超7亿,业绩承诺未按时兑现,还是现在上市公司、自家全资子公司、公司控股股东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种种现象表明奥瑞德自身存在的问题是多方面的,未来如何解决,我们交由时间见证。
读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手机报报道,请狠戳这里寻求报道
相关文章
精彩评论:
0  相关评论
热门话题
推荐作者
热门文章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