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东芝因停电导致NAND产线停产:5天未恢复

6月21日,据媒体报道称,东芝与西部数据合作的位于四日市的NAND芯片工厂,由于停电造成部分产线停摆,停工的产线已经5天暂时还未恢复。而在日前,美国存储芯片大厂美光也由华为事件而导致延迟新厂投资计划!
   早在2018年9月,全球第二大NAND闪存芯片制造商东芝就曾表示,公司已经在准备IPO,最快在两年内实现上市。到了2019年5月底,据外媒报道称,东芝计划在今年下半年或明年上半年在东京股市挂牌上市。
 
  同样是在2018年9月,东芝与西部数据合作计划在日本四日市开始新产线的量产,而这是东芝第五个产线,除此之外,两家公司在日本北部的北上市建造了一座新的工厂,计划生产3D NAND。
 
  不过,6月21日,据媒体报道称,东芝与西部数据合作的位于四日市的NAND芯片工厂,由于停电造成部分产线停摆,停工的产线已经5天暂时还未恢复。而在日前,美国存储芯片大厂美光也由华为事件而导致延迟新厂投资计划!

  传东芝因停电造成部分NAND产线停产5天未恢复

  或延迟IPO上市时间
 
  据外媒报道称,预计在2019年内进行IPO上市的东芝存储(TMC),传出其位于日本三重县的四日市工厂,于日前发生了停电意外。据传这起停电意外造成部分产线停工,在截至周四20日为止,停工中的产线仍未能复工。而此起意外,也势必对该公司的业绩造成影响,并可能造成IPO上市时程的延误。
 
  日媒指出,根据日本中部电力说法,当地在日本时间6月15日的下午6点25分发生了停电意外,并在约13分钟后恢复正常供电。受到此起停电意外影响的TMC四日市工厂,是该公司生产NAND快闪存储的主力工厂。产线使用12寸(300mm)晶圆,主要产品为3D-NAND快闪存储。
 
  对此,与TMC合作密切的NAND闪存储控制芯片厂群联电子在20日晚间表示,该公司目前尚有充足库存,可应付短期的急单需求,以及2到3个月的生产接单需求。而对于TMC四日市工厂的停电传闻,群联方面则是没有发表评论。
 
  群联表示,除了TMC之外,该公司与威腾、SK海力士、英特尔等厂,在存储的供应方面均有长期的合作协议。该公司会定期的向国际大厂采购NAND快闪存储,并借此分散对特定厂商的依赖。
 
  在今年5月20日,WSJ曾经报导日本的银行业将提供1.3兆日圆(约118亿美元)的融资,帮助TMC从美国苹果、戴尔、希捷、金士顿等四家公司手上买回该公司的优先股。在简化该公司的资本结构后,将有利未来在股票市场进行上市,并让TMC在资本密集的科技产业,透过公开募股来获取资金。
 
  消息人士指出,苹果、戴尔、希捷、金士顿等四家公司,将在一项再融资计划当中,放弃他们手中所持有价值约40亿美元的东芝存储器优先股。据了解,2017年,东芝同意以2万亿日元(约合180亿美元)的价格将旗下芯片业务部门(即东芝内存)出售给贝恩资本财团。根据协议,东芝将持有约东芝内存40%的股份。其他贝恩联盟的成员包括苹果公司、韩国芯片制造商SK海力士、戴尔科技、希捷科技、金士顿科技和豪雅。
 
  这几家美国公司都是东芝存储器在半导体方面的客户,他们在去年6月协助贝恩资本(Bain Capital)所主导的美日韩联盟,从东芝手中买下其半导体部门。这项交易,不仅阻止东芝半导体部门被西数收购,也进一步防止韩国三星电子在市场上坐大。
 
  根据消息人士说法,日本的银行业将提供1.3万亿日元(约118亿美元)的融资,帮助东芝存储器从四家美国公司手上买回该公司的优先股。而简化后的资本结构,也将有助于该公司未来在股票市场更容易上市。并让东芝存储器在这门资本密集的行业,透过公开募股来获取资金。
 
  四家美国公司将在5月底前,以约45亿美元的代价,将持有的优先股卖给东芝存储器。而这几家公司,已经从这项投资获得数亿美元的进帐。苹果与金士顿拒绝评论,而戴尔和希捷则是未作出回应。
 
  东芝存储器计划于2019年下半年,或2020年上半年,在东京股市挂牌上市。进行IPO的时间点,将视半导体以及股票的市况而定。像是近来半导体的市场价格重挫,就不是一个理想的时机。

  受华为禁令影响

  美光延迟新厂投资计划
 
  此外,日前根据日本媒体《日刊工业新闻》报导,由于美国对中国华为祭出禁售令的影响,使得美国存储大厂美光(Micron)延迟了在日本广岛的新厂投资计划。原因在于对华为的禁售令,导致对整体存储市场需求的下滑,因此美光不得不修正之前的计划。
 
  据了解,美光位于日本广岛的DRAM工厂(Fab 15)採用的是最先进制程技术。其中,该厂最新的生产厂房B栋于本月初落成启用,其无尘室的面积较原先扩大了10%,并计划进行新一代DRAM的生产,以缩小与DRAM产业龙头三星的差距。以2019年第1季的全球DRAM市场占有率来看,全球三大厂中,三星的DRAM市场占有率为42.7%,SK海力士则以29.9%排名第二,美光市占率在23%位居第三。
 
  报导指出,美光在日本广岛的工厂实际上是在2012年买下尔必达(Elpida)后纳入旗下的,原计划在2019年中期在该厂展开1z奈米制程的下一代DRAM生产。美光原本表示,将在今后数年内于广岛工厂投资数十亿美元,发展新一代DRAM存储的生产,不过,据传该厂已动工的F栋厂房部分扩建,原本预计在2020年的7月份完成兴建,如今已经延迟到2021年的2月,足足向后延迟了7个月的时间。
 
  之前,市场调查研究机构TrendForce旗下存储储存研究(DRAMeXchange)就研究指出,在美国祭出华为禁售令的影响下,华为的智慧型手机与伺服器生产将面临严重出货障碍,衝击DRAM产品旺季需求与价格落底时间。因此,下修第3季DRAM价格展望,将原先预估跌幅从10%,扩大至10%到15%之间。
 
  对于华为禁令事件,此前据媒体报道称,华为已向三星电子等南韩半导体/面板企业要求、希望能持续维持零件供应,报导指出,华为移动事业部高层于5月23、24日和三星、SK Hynix、LG Display(LGD)等韩国大企业高层会面,要求依照现行的契约条件、履行零件供应。在会面上,华为也向韩企说明欧洲、非洲等地的智能手机销售量可能将因美国禁令而减少的因应对策。华为指出,计划将现行29%的中国市场市佔率提高至50%、建构出不动如山的中国龙头地位,因此希望DRAM的供应量不要减少。
 
  据了解,华为的存储芯片主要供应商包括三星、SK海力士、美光、东芝等等,中国供应商比例相当低,约不到1%,目前美光以及相关下游模组厂已不出货华为,华为最有可能往三星以及SK海力士求援。
 
  事实上,华为早知道会在中美贸易战以及5G竞争下,迟早会有一天供应链或市场会被美国封杀,因此早在华为事件爆发之前,就开始进行零组件的积极拉货备料,而在正式封杀令开始后,业内人士更传出,华为高层都在为此事提前作战,对存储芯片的拉货动作更大。
 
  台湾群联董事长潘健成也证实,华为已针对Nand flash进行扫货,在此情况下,其它的系统厂商也会跟进,有利于Nand flash的需求反弹。华为事件对于供应链的转移也有影响,以Nand flash来说,全球供应商的厂商较多,有7-8家业者可生产,华为在Nand flash先前较多是跟美光采购,现在则较多转往韩系供应商。
 
  Nand flash这两年来因供应的厂商家数较多、各家业者又有新产能不断开出,需求面又因为手机销售不振等因素,需求成长较平缓,造成这两年来Nand flash价格一路走跌,今年仍持续是跌势,其中又以三星是带头将价格往下杀,目前除了三星Nand flash业务在成本区间左右,其它Nand flash厂商几乎都是赔钱生产。
 
  但业者预期,Nand flash原厂不可能一直忍受亏损,再加上两大Nand flash厂商这两年来都是新人上任主导公司营运,背负缴出营运成绩单的压力,在此情况下,Nand flash下半年一路跌势的状况应该可止稳。
 
  至于在DRAM业务,相对供应商则较为稳定,目前则是以全球三大厂寡占,且在Nand flash亏损失血下,三大厂要靠DRAM来赚钱,所以会维持DRAM的优势,不会随意扩产维持供给稳定;而在需求上,去年第四季DRAM库存高开始进行消化,今年第一季库存仍是偏高,目前库存回到略高于合理水位一点,随著DRAM、伺服器、PC、绘图以及手机记忆体需求回升,下半年DRAM再跌空间有限,并有可能率先Nand flash反弹。
 
  今年以来,DRAM现货市场价格跌幅沉重,市场预期,DRAM第三季价格还会再跌,但跌幅会缩小,第四季有望止稳,主因在去年过度拉货下,去年底到今年第一季是库存高峰,目前库存都已回到近正常水准,第三季价格再看旺季需求状况,但因华为事件掀波澜,供需平衡点会受到影响。
 
  TrendForce还表示,中美贸易战升温,导致下半年DRAM需求急冻,因此下修华为在2019年的终端出货量。此外,不确定性氛围上升使得资料中心的资本支出放缓,预计2019年底前,体质较弱的DRAM供应商恐将认列帐面现有库存损失,财报转为亏损。所以,在这样的市场份为下,美光对于先前规划的投资计划,当前不得不做修正与调整。
读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手机报报道,请狠戳这里寻求报道
相关文章
精彩评论:
0  相关评论
热门话题
推荐作者
热门文章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