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映走了!大中华面板黄埔军校凄惨落幕

华映是台湾早期研发视讯产品关键零组件映像管的重要厂商,其高峰时彩管显示器产量为全球前三大,从而把将台湾推向“显示器王国”的世界舞台。
   华映正式宣告破产
 
  2019年9月19日华映科技(SZ000536)对外发布告称,华映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从台湾公开资讯观测站(http://mops.twse.com.tw)获悉,中华映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映”)于2019年9月18日晚间发布重大讯息,华映之资产不足抵偿负债,且众多债权人竞相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华映土地、建物、设备等各项资产,华映已无法继续生产、营运;华映董事会于2019年9月18日依台湾地区公司法第211条规定决议申请法院宣告破产,以使华映员工及各债权人能依法律规定公平受偿(华映发布的重大讯息详见后附资料)。基于上述情况,公司将与法律顾问分析法律后果,并根据实际情况采取相应法律措施。
 
  华映提交监管部门的宣告破产文件内容为:
华映走了!大中华面板黄埔军校凄惨落幕
  2019年9月17日,华映公告重整被法院驳回,进行强制执行阶段。
华映走了!大中华面板黄埔军校凄惨落幕
  华映停工前的产能为:
华映走了!大中华面板黄埔军校凄惨落幕
  华映因欠台电电费,并且紧急处分之期间已届满不得再延期,于失却紧急处分之保护情形下,严重影响客户及投资人之信心,公司订单遽减至零。华映经董事会决议通过,拟依劳动基准法第11条及大量解雇劳工保护法之相关规定办理大量解雇劳工,并对8月份的员工薪资进行了部分发放。
华映走了!大中华面板黄埔军校凄惨落幕
  华映最近的资产状况:
华映走了!大中华面板黄埔军校凄惨落幕
  曾经是大中华地区面板界的黄埔军校
 
  华映成立于1971年5月4日,成立初期由大同公司林挺生担任董事长,亦是大同公司最重要的转投资事业。
 
  华映是台湾早期研发视讯产品关键零组件映像管的重要厂商,其高峰时彩管显示器产量为全球前三大,从而把将台湾推向“显示器王国”的世界舞台。
 
  在面板产业化初步阶段,日本企业率先看到了LCD必将取代显像管成为未来主要显现方式,捷足先登。从1988年夏普推出了世界首台液晶显示器开始,日本垄断了世界面板产业,并且在90年代初期达到巅峰,市占额达到90%以上。
 
  日本的迅猛发展引起了美国的忌惮,于是就开始扶持韩国来削弱日本。到了20世纪90年代中叶,韩国面板企业粉墨登场,其中最杰出的代表就是三星和LG。到了1999年,韩国面板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越曾经的行业霸主——夏普了。
 
  为了对抗韩国面板企业,日本也学美国“驱狼吞虎”之计,将面板技术转移给台湾企业。华映1997年该公司引进日本三菱TFT-LCD量产技术,建设了台湾第一条液晶面板线。从此,华映就成了台湾液晶面板人才的“黄埔军校”,直到现在,台湾面板界仍对华映长期以来的产业贡献十分敬仰。
 
  不过华映在显示界,一直处于比较悲情的地位。仅管在彩管显示器时期曾是全球出货前三的巨头,在液晶面板时期与友达光电、奇美电子、广辉电子、瀚宇彩晶等组成的“面板五虎”格局,是台湾突破科技进步,启动“两兆一星”的重要技术基础力量,但在未上市之前,华映至少有十年以上的时间处于亏损状态。
 
  后来华映借TFT-LCD面板短期转亏为盈,成为大同的重要利润来源,但上市之后,刚好遇上液晶周期转换,与日本企业一样错过了8代线的扩产时机,被三星、LG、友达、奇美的新建8代线产线挤出了主要市场地位。
 
  当然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引发了全球经济衰退,家电和面板产能严重过剩,大陆的家电企业和台湾面板企业都面临严重的生存危机。于是大陆推出了“家电下乡”政策,想帮助他们解决这次危机。当时面板供应商主要集中在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本着“肉烂在锅里”的同胞原则,大陆一大批家电企业组团赴台采购面板。
 
  不过后来美国从终端市场上发现,来自中国家电厂商代工的电视价格极不合理,并开启了市场司法调查,最后发现,台湾面板厂商通过把产品转卖给韩国面板厂再加价卖给中国家电厂商的方式品谋价格垄断,美国司法部对于液晶面板价格串谋的犯罪调查导致LGD、华映和夏普认罪,LGD和夏普同意支付数亿美元罚金,华映则被罚6500万美元,只有三星愿做污点证人免于受罚。
 
  2013年1月4日中国国家发改委也宣布,以“合谋操纵液晶面板价格,在中国大陆实施价格垄断行为”为由,对韩国三星、LG以及中国台湾地区的奇美、友达、华映和瀚宇彩晶6家面板巨头开出高达3.53亿元的罚单。
 
  发改委公布资料显示,2001年至2006年期间,三星、友达等6家企业在中国台湾、韩国共召开了53次“晶体会议”。涉案企业在中国大陆销售液晶面板时,依据“晶体会议”操纵价格,导致彼时缺乏上游面板制造能力的国内彩电制造商受制于人。
 
  而华映没有继续投资高世代线的原因,除了前面说的错过了8代线的扩产时机外,失去了中国家电厂商的信任,以及美国司法罚款等,也其中重要原因。此后,华映把电视面板业务几乎出清,后段电视液晶屏模组业务卖给了华星光电。
 
  同时华映把主要的精力放到了中小尺寸面板领域,并在功能手机行业发展后期与智能手机发展前期,一度成为手机面板第一大供应商。
 
  华映也积极修复与中国内地的关系,与福建国资一起转投华映科技,并与在内地建6代面板线,同时对内地输出IGZO、OLED等显示技术。
 
  华映破产的真正原因,跟不上市声节奏
 
  据李星跟踪行业信息显示,华映最近业务最好的时期是2015年智能手机显示屏往大屏升级阶段,当时受苹果新机往大尺寸方向拓展,整个智能手机行业的显示屏尺寸都往上移一到两个规格,导致同样投产面积下,行业的出货量下降二成左右。
 
  行业缺货让华映的产能得到了充分的利用,而价格的坚挺也让华映错估了后市的发展。
 
  在2016年短暂的盈利后,华映终于发现了手机面板产能变化与技术升级所带来的危机,华映虽然利用在车载后装市场上出货量第一的优势,继续保持了当年盈利,但是由于京东方等利用8.5代线来切割低价手机面板,导致行业产能迅速过剩外,新开LTPS产线的产能释放与价格下降,也让华映的手机面板业务日益艰难。
 
  据李星了解,由于中国内地的二、三线品牌快速消失,华映科技的大客户中兴与酷派也在2018年的手机出货量不到百万部,市场份额几乎等同于零。而华映科技另一大块业务是车载后装市场,在前几年出货量一直是全球首位,但去年也被中国内地的厂商低价抢走大部分。
 
  其中华映的大客户中兴和酷派在市场上的衰退,以及后来金立的债务危机,则让华映的手机面板业务受到致命的打击。另外,随着行业功能手机业务的衰退,其它面板厂也把低世代线产能往车载市场上倾销,华映的车载后装市场也在价格战中节节败退,华映为了缩减开支,也不得不跟随日、韩面板企业进入到停线关厂阶段。
 
  随着华映业务的衰减,也迅速引发了华映的债务危机。2018年12月15日,在台湾证券交易所召开重大讯息说明记者会,财务长黄世昌表示,华映与百分之百控股子公司中华映管(百慕达)均发生债务无法清偿事情,往来银行依据授信合约将有权宣告华映违约,恐发生营运资金严重不足而被迫停产,因此向法院声请重整及紧急处分。
 
  黄世昌表示,今年面板供过于求,加上美中贸易战影响,造成面板价格崩跌,华映积欠持股26.37%的大陆华映科技货款约人民币33亿元,其中,已逾期货款人民币20亿元.大陆华映科技及其第二大股东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在今年12月4日催告华映清偿,否则将采取法律行动,导致华映百分百控股的子公司中华映管(百慕达)向香港民生银行的5300万美元贷款无法顺利展延,将于12月18日产生贷款违约。
读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手机报报道,请狠戳这里寻求报道
相关文章
精彩评论:
0  相关评论
热门话题
推荐作者
热门文章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