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堪忧的大族激光再遇群狼,国产设备厂商大战的柔性OLED切割

大族激光认为短期来看,公司产能受限于上游原材料供应,尚未完全恢复,部分订单存在延期交付的情况。长期来看,伴随5G网络相关技术的普及,将显著带动下游消费电子、显示面板、PCB等行业对激光加工设备的需求,对应板块业务均仍有望实现快速增长。
   前不久,大族激光(SZ:002008)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快报,内容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95.81亿元,营业利润6.38亿元,利润总额6.8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58亿元,分别较上年度下降13.13%、65.62%、63.24%和61.73%。
 
  大族激光认为经营业绩较上年度降幅较大的原因如下:
 
  1.由于消费电子行业大客户设备需求周期性下滑及中美贸易摩擦引起的部分行业客户资本开支趋于谨慎的影响,公司订单较同期有所下降,部分客户订单存在延期交付,公司营业收入较上年度下降13.13%;
 
  2.由于产品销售结构及市场竞争加剧的影响,公司综合毛利率较上年度下降约3.9个百分点;
 
  3.由于美元汇率波动,公司汇兑损失较上年度有所增加,公司财务费用较上年增加约1亿元;
 
  4.根据公司坏账计提政策对部分存在坏账迹象的客户进行了个别计提,对部分经营状况不达预期的公司商誉进行了减值,公司信用减值及资产减值损失较上年增加约1.15亿元;
 
  5.上年度,公司部分处置了深圳市明信测试设备有限公司及PRIMA的股权,合计对上年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约1.87亿元。
 
  根据大族激光之前2019年8月公布的股票期权激励计划,透露出未来三年即2020年、2021年、2022年的业绩考核目标分别为扣非后净利润不低于15.27亿元、16.72亿元、18.90亿元。
 
  但一场疫情下来,对市场经济的冲击使得绝大部分公司的业绩都没法完成,当然大族激光也未能从疫情影响中幸免。在3月6日大和证券策略会交流上,大族激光表示公司于2020年2月10日起逐步复工,目前,人员到岗率约80%。现阶段产能主要受限于上游原材料供应,预计将在4月初得到大幅改善。
 
  大族激光认为短期来看,公司产能受限于上游原材料供应,尚未完全恢复,部分订单存在延期交付的情况。长期来看,伴随5G网络相关技术的普及,将显著带动下游消费电子、显示面板、PCB等行业对激光加工设备的需求,对应板块业务均仍有望实现快速增长。
 
大族激光
  大族激光表示自己是一家提供激光、机器人及自动化技术在智能制造领域的系统解决方案的高端装备制造企业,业务包括研发、生产、销售激光标记、激光切割、激光焊接设备、PCB专用设备、机器人、自动化设备及为上述业务配套的系统解决方案。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消费电子、显视面板、动力电池、PCB、机械五金、汽车船舶、航天航空、轨道交通、厨具电气等行业的金属或非金属加工。公司设备分为标准产品和行业定制,标准产品是以公司为中心,行业定制是以顾客为中心。
 
  不过此前大族激光也在财表中认为,行业原有激光加工技术日趋成熟,激光设备材料成本不断降低,新兴激光技术不断推向市场,激光加工的突出优势在各行业逐渐体现,激光加工设备市场需求保持持续增长。这也意味着技术门槛不再,看中这一行业的投资资本众多,竞争会越来越激烈。
 
  所以大族激光只能声称其主流产品将在全球范围内保持市场主导地位,与国内外激光设备公司相比,公司也只在技术储备、产品性价比、定制能力、销售服务网络、紧密客户关系、响应速度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换句话说,大族激光的原生研发能力并不是强项,没有核心技术护城河,只是有应用技术市场普及的先发优势,这些优势很容易被市场竞争者打破。
 
  仔细来看,大族激光的业务中,按照业务方向可以分为以下五个领域。
 
  1.公司小功率激光打标、精密焊接、精密切割等业务。主要满足消费电子行业需求,提供纳秒、皮秒玻璃钻孔设备、皮秒陶瓷钻孔设备、皮秒玻璃切割设备、皮秒隐形切割设备等全套解决方案。
 
  2.大功率激光智能装备业务。全自动激光切管机广泛、深入的应用于汽车制造、办公家具、健身器材、农业机械等行业,万瓦级高速光纤激光切割机大批量交付,技术水平、市场销量均占据行业领先地位,热成型件三维五轴激光切割机实现批量应用,智能焊接系统进入通用汽车、长城汽车以及大型平板车等客户群体,并实现量产销售。另外,公司在激光3D打印、清洗、淬火等领域也实现重大技术升级与批量销售。
 
  3.显示面板行业业务。服务于显视面板及半导体行业,京东方、华星光电是其主要客户。
 
  4.PCB行业专用设备。机械钻孔设备、LDI激光成像设备、通用测试设备。
 
  5.新能源行业。提供电芯和模组生产的整线智能装备交付。
 
  不过疫情之下,家具、汽车行业下滑惨烈,大族激光的大功率激光和新能源行业肯定没法独善其身,而一季度智能手机销量也同样不如预期,小功率激光市场也是惨淡经营。
 
  仅管一季度大家还是比较看好5G基站的PCB订单,认为受疫情比较小,又是新大基建扶持范围,一致看好。不过从理性的角度来看,PCB板厂不会等到订单来了才添加设备,这一轮基站PCB的投资,应该是走在了前面,要赚的钱可能已经被行业赚掉了。
 
  唯一还剩下的一块,就是显示行业的激光切割与打孔机,由于面板行业的特殊性,不会把原有的投资计划搁置太久,只要有条件,都会提前赶工。
 
  受益于LTPS-LCD和OLED全面屏在智能手机上的普及,刘海屏、水滴屏、钻孔屏所占的比例也越来越高,因此此前行业验证可行的激光切割玻璃面板技术及设备,得以继续被扩产企业采购。而另外一块柔性OLED的外形切割、及倒角、挖孔工艺,也同样离不开激光加工。
 
  由于COVID-19对消费者需求和供应链造成双重打击,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预计将在2020年下降13%。但根据Omdia《OLED显示面板市场追踪报告》,今年智能手机中使用的AMOLED面板出货量将从2019年的4.71亿片激增至5.13亿片,这表明今年AMOLED面板的渗透率急剧上升。
 
  据了解,每家面板厂为了能更早、更多的占据国内智能手机柔性OLED市场份额,在加快良率与产能爬坡同时,也对OLED后段模组正在积极产能配套,柔性OLED激光切割与挖孔设备需求市场空间已经打开。
 
  在上一轮全面屏的玻璃基板异形切割环节,国内的几家激光企业已经正式较量过了一轮,由于起跑线差不多,盛雄激光有先发优势,最早出机台,也最早拿下订单;德龙激光则借助原来做过液晶修补机的机会,与面板厂接触,也做出了机台;而大族激光由于是上市公司,后续在大家扩产期间,也拿到了不少订单。
 
  不过在柔性OLED面板异形切割上,由于前期大家都是全面复制韩国的产线设备与工艺,所以后段模组单线配套设备,一般都是韩国厂商LIS、PHILOPTICS和EO。
 
  而最早进入玻璃异形切割的盛雄激光、大族激光,则持续跟进面板厂产能爬升速度,也已经有设备在面板厂开始接替韩国设备,正式投产了。

大族激光
  (整装待发的盛雄激光全自动柔性OLED激光加工设备,设备占地约22平方米,由近900种不同品类的零件组成)
 
  2020年苹果大概率会在新机上全系采用OLED显示屏,未来仅会在部分标准版本(地区特供版本)和SE版本上,才会采用LCD显示屏,所以韩国的激光加工设备厂商,基本上会把精力放在与苹果产能的配套上。
 
  面对国产设备厂商的成本与本地服务策略,事实上韩国厂商并没有认为自己可以全吞下这个市场,基本上在OLED面板产线单线试车配套设备订单完成后,除了后期积极跟进以求续单外,并没有主动自己扩产继续抢占市场份额的意图。
 
  这其中道理也十分简单,国产OLED面板厂在前段制程上,都会根据自己的量产经验形成自己的KNOW HOW技术,而由于前段制程与材料的优化,事实上后段的激光工艺参数上也会随之改变,很多时候面板厂都希望激光设备厂商来一起共同解决相关工艺问题。。
 
  而韩国厂商比较忌讳后期的设备参数调整,很怕由于切割效果没有达到当初预设的要求效果,而被买方以此为借口推迟或克扣货款。
 
  另外虽然韩国的激光设备厂商交货主体可能是提供关键激光加工动作主体的LIS、PHILOPTICS和EO,但是事实上一台激光切割机的制作完成,可能涉及到多家韩国的不同设备厂商,除激光加工主体外,还是运载设备厂商,检测设备厂商等,往往一个参数的调整变化,就会让相关涉及的厂商也一同对设备某些参数进行优化,这其实给后续的韩国激光设备厂商在售后服务上,造成了一定的困难。
 
  不过韩国设备厂商还是找到了另一条迂回作业之路,如目前在市场上柔性OLED面板切割市场份额最大的厂商LIS,就找到是国内设备厂商亚威一起成立合资公司,希望在国内低成本OEM组装设备,并利用国内亚威的本土服务优势,继续与面板厂商合作。
 
  激光加工设备行业已经成熟多年,除了一些特殊激光加工设备,由于受上游元器件限制或技术门槛限制外,整个国内市场差不多成了国产激光设备厂商的天下,市场空间也被国产厂商挤占的差不多了。因此对于在突然之间柔性OLED面板行业出现一块较大的增长缺口,激光行业企业都蜂拥而至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国内面板厂商在投资OLED面板时,或许是沿用了原来投资LCD面板厂的思维,又或许是为了降低融资难度,从而缩减了融资规模,仅管行业募集到OLED前段面板产线的资金,全行业加起来已经接近4000亿的规模,实际投入使用的资金也接近2500亿元,但除了维信诺外,都没有面板厂商募集后段模组加工产能投资。
 
  而原本以为后段模组加工段能够外发OEM的计划,也由于柔性OLED产品的特性与价值高企,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合作对象,也没有哪个模组厂敢轻易上产线来配合。
 
  这就导致国内面板厂商也只能跟韩国三星、LG一样,自建后段模组产能来应对,这对于那些没有把后段模组投资放到融资案里的面板厂,在前段产能爬坡上来后,还要筹资建自己的后段模组线,可以想见资金吃紧程度有多高。
 
  这个时候你可以发现,国内面板厂几乎全部一致对外表达,要加快面板设备及供应链国产化了,因为它们得压缩采购成本开支,并尽可能的先把产品做出产能来占领市场。这时候整个显示行业的国产设备厂商,全部成了面板厂相中的待宰对象。
 
  这时看似盛雄激光和大族激光占据了行业的先发展优势,后续德龙、科韵、迈为、海目星也同样通过原来在LCD面板行业的激光加工设备研发经历,开始切入到OELD面板的切割设备争夺中来。与已经成熟量产OLED面板设备的盛雄激光和大族激光只是与韩国人竞争标的不同,其它没打开新市场应用空间的国产设备厂商们,则只能在被宰的过程中,看谁的激光加工技术内功炼得更好,火中取栗。
大族激光
  据统计,目前国内面板企业中,已经在服役的OLED激光切割设备已经有约50台,而今年还将继续采购约40台才能满足OLED面板厂的后段模组产能需要。在之前的50台OLED激光切割设备里面LIS和大族激光出货量无疑是最大的,但也同时也占用了他们大量的装机、调试人员,两家厂商要应付后续的OLED激光切割设备需求订单,不管是响应时间上,还是人员维护上,都相对有些吃力。
 
  所以在这一块新市场领域中,LIS不但是国产替代的主要对象,也是大族激光打压的对象。而大族激光由于是上市公司,也就成了其它国产激光设备厂商的对标众矢之敌,大部分激光企业都盯着大族激光的一举一动,只要大族激光参与投标的项目,肯定会出来一堆厂商来进行掺和,其中可能绝大部分厂商,从来就没有做过柔性OLED激光切割,或者还停留在画图纸阶段。
 
  今年已经过去了一个季度了,对于很多企业来说,也等于失去了一个季度了。而传统产业受疫情重创,修复时间还不知有多久,新业务又被全行业盯上,各出奇招进行围攻的情况下,大族激光今年的光景确实堪忧。
 
  柔性OLED属于有多阶复合镀层的多层树脂薄膜结构,对于激光加工不但有材料选择性的挑战,还有切割精度控制、热敏感区抑制等控制技术经验积累,以及如何稳定生产的核心know how技术。
 
  如果没有一定的行业认可度,没有技术经验积累和没有稳定生产运行管理机制的设备,在柔性OLED这种高成本高价值的产品面前,损失的可能比机台本身还要贵。从这一点上来讲,大族激光还占了一点先机。
 
  保持对于柔性OLED产业链的技术敬畏之心,是国产设备厂商应该具备的素质之一。这在之前的3D玻璃盖板生产、3D曲面柔性OLED贴合上,很多国产设备厂商已经吃过了信心过度膨胀的亏,希望这一次OLED激光加工设备国产化过程中,不会出现那么多设备厂和面板厂双双掉坑的局面。
读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手机报报道,请狠戳这里寻求报道
相关文章
精彩评论:
0  相关评论
热门话题
推荐作者
热门文章
热门评论